残疾新宝5人运动员的“前半生”

发布时间:2022-04-27 21:43浏览次数:

  冬残奥会结束、《中国残疾人体育事业发展和权利保障》、《“十四五”残疾人职业技能提升计划》发布,国际体育赛事和国家政策的接连发生,让残疾人群体再次进入大众的视野中。但为什么大街上“看不见”残疾人?这些群体在学习、训练、生活中是否存在阻碍?如果想成为残疾人运动员需要怎么做?

  2022 年北京冬残奥会上,96 名中国队员全部为业余选手,职业有工人、农民、学生、职员和自由职业者等。平均年龄 25 岁。年龄最大的为 45 岁的高山滑雪运动员张海原;年龄最小的为 17 岁的单板滑雪运动员耿焱红。冬残奥会运动员年龄普遍比冬奥会运动员年龄大。

  有许多冬残奥会运动员都是从残奥运动员中选拔出来的,如北京冬残奥会残奥冬季两项男子短距离(坐姿)比赛冠军中国选手刘子旭,在参加冰雪项目之前,是射箭队运动员。“跨界”残疾运动员在选材后由省和国家针对性地培养。比如冬残奥高山滑雪项目,它是速度和技巧结合的运动。运动员选材可从由基础的运动员中挑选,坐姿组可从轮椅竞速、皮划艇等项目中选材,站姿可从田径、跳高跳远项目中选材。

  “跨界”成为常态,主要是因为我国冰雪运动整体较其余运动发展缓慢,我国也少有专业场地供冰雪项目的残疾运动员训练。在我国上千座冰雪体育场馆中,可供残疾人参与冰雪运动的仅有十余座。另外,残疾人可参加的冰雪运动也仅有数项。极为小众的运动人群无法满足冰雪运动场馆的现实收益。

  无论成为什么项目的运动员,残疾人运动员的选拔都存在较大的偶然性和被动性。一般由各级各类的残疾人体育组织在各种活动中发现和选拔成绩优秀的运动员并输送到国家集训队。省残疾人体育康复中心的专业人员到现场选拔,或在学校和单位举办比赛选拔。在被选上之前,几乎没有残疾人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一名运动员。

  残疾人竞技体育的发展是以经济为基础的。从目前状况来看,残疾人竞技体育发展所需的资金来源渠道狭窄,主要靠政府出资和社会公益基金的维持。从而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残疾人体育软硬件配备以及改善。并且,残疾人运动员保障资金的投入方面存在较大的地区差异。正是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从而导致很多运动项目在一些省市难以维持,只能集中精力发展部分项目。

  但同时,残疾人运动员之间存在身体差异,可选择参与的项目有限,从事“被忽视”项目训练的运动员也无可奈何,也就更容易产生退役想法,因果循环。如果说盲人需要克服的是对前方的恐惧,那么肢残运动员就需要在与假肢一遍遍磨合的基础上,不断施压、跑动,直到磨出老茧。运动假肢的消耗磨损费用往往只能运动员自己承担。

  2006 年,联合国大会通过《残疾人权利公约》,明确指出,残疾人享有受教育的权利。受教育权作为现代社会的一项基本人权,是人人应当平等享有的权利。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我国探索将随班就读作为残疾儿童特殊教育的主要形式,开始发展融合教育。以便他们能够更好地回归主流文化,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

  然而在实践中,残疾人较其他权利主体在教育领域面临着显而易见的不平等,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残疾人在入学时易受到歧视。同时,普通学校少有能够满足残疾学生学习、生活的配套条件设施。国家财政部也少有将特殊教育经费拨给普通学校的情况。在“被保护”的学习环境下,体育运动与各普校随班就读残疾人学生渐行渐远。从特殊教育学校、各级体校现役或退役的运动伤残运动员中选材,成为残疾人体育组织获取残疾人运动员的主要途径。

  我国目前大约有 8500 万残疾人,占总人口数的 6.2%。在基础教育方面,特殊教育学校数量虽在逐年增加,但也不足全部中小学的 1%。通过近年来教育部每年的教育教育事业统计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特殊教育在校生数数年增加,2021 年已经达到了 92 万人。但整体教育水平依旧不高,学前教育缺失明显。绝大多数残疾儿童只完成了初中学业。

  不过同时我们也注意到,近五年来,普通高等院校录取残疾人考生过万。特殊教育学校之外的残疾学生学历层次更高。融合教育发展不断在摸索中进步。虽残疾学生无法选择学习诸多专业,新宝5但全国各地高校也在开设特殊教育学院,以求拓展残疾人群的未来就业方向。

  运动员生涯短暂,更多的运动员受限于身体、心理等因素,无缘站在全国、全世界性的比赛场中获得名次。他们的商业价值,也不及普通运动员,广告代言、公众关乎度都要少很多。部分偏远地区的残疾人运动员在训练之余,还要摆摊做些小生意,以维持自己的生活。一位残疾人运动员社交平台的个人简介中写道,“现从事手机行业 买手机 手机维修 二手机”。

  经教育部批准,自 2015 年起免试招收优秀残疾人运动员进入北京体育大学运动训练专业学习。运动训练专业(优秀残疾人运动员) 学费为 5500 元/学年。这为残疾人运动员退役后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毕业后可继续从事相关行业,为我国残疾人运动蓄力。

  几年的训练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人生中的“闪光岁月”。当退役之后,绝大多数残疾运动员所从事职业与其无关,训练经历更像是“第二人生”。缺少学历加持和职业技能的他们可能难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对于家乡偏僻的残疾运动员来说,他们也更想留在大城市,而不是历经千辛万苦的训练后,带着一身伤病回到家乡,从头开始。

  近日,中国残联、教育部、人社部、财政部、文旅部五部门共同印发《“十四五”残疾人职业技能提升计划》,提到“十四五”时期,要大力开展残疾人就业技能培训,全面加强岗位技能提升培训,鼓励用人单位单独或与培训机构合作,稳步提升残疾职工职业技能水平,鼓励各类社会培训机构广泛参与残疾人职业培训。冬残奥会的领奖花束,就是一位位脊髓损伤者在轮椅上经过培训编织而成。“十三五”期间,我国城乡新增 181 万残疾人就业,每年平均有 40 万残疾人参加政府补贴的职业培训项目。北京、四川等地也有专门针对退役运动员的职业培训公益项目,帮助规划赛场之外的人生路径。

  部分有能力的特殊教育学校在高中阶段就实行“升学、就业”双轨制教育模式。学生可以在中职课程中学到有关于中医康复保健(推拿按摩方向)、民间传统工艺(蜀绣、漆艺方向)、中餐烹饪与营养膳食等专业知识,以求未来可以靠自己在社会立足。不止退役后的残疾人运动员,每一位残疾人在进入社会中都需要一份职业或一份工作融入社会,实现自我价值。

  不论是冬残奥会还是残奥会,抑或是其他国际体育赛事等等,竞技性体育赛事给残疾人运动员提供了一个为之奋斗的方向。但经过统计,残疾人运动员的“运动寿命”短暂,退役后的残疾人运动员往往会再度进入迷茫期。回看残疾人运动员的运动生涯前后,社会保障工作都应被不断重视加强。尤其是在退役后,帮助他们度过从辉煌岁月到平静生活的转变。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新宝5_新宝5官网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0880-9566770

  • 移动电话13660649732

Copyright © 2002-2019 新宝5中央空调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双凤开发区凤麟路20-1 苏ICP12016051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新宝5_新宝5官网